難民女醫生辛西雅與梅道診所

關於部落格


#flickr_badge_source_txt {padding:0;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color:#666666;}
#flickr_badge_icon {display:block !important; margin:0 !important; border: 1px solid rgb(0, 0, 0) !important;}
#flickr_icon_td {padding:0 5px 0 0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text-align:center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img {border: 1px solid black !important;}
#flickr_www {display:block; padding:0 10px 0 10px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3993ff !important;}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hover,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link,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active,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visited {text-decoration:none !important; background:inherit !important;color:#3993ff;}
#flickr_badge_wrapper {}
#flickr_badge_source {padding:0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666666 !important;}

www.flickr.com






  • 198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梅道診所記實

出國前,調查梅道診所時,發現泰緬資訊志工,由中原大學訊管理學系的師生募集電腦設備乃至於親自到診所至少五次,為當地人授課以建立診所的電腦教室,其中也有台北海外服務團居中穿針引線,有了這層關係,我進入診所就先找電腦教室負責人,表明自己從台灣來,想瞭解現在電腦教室運作情況,當天,還有住院部的醫療工作者及公共關係室的員工,就這樣,平日早上就在電腦教室旁聽,因為與醫療工作者聊天,進而又在平日下午旁聽醫療課程,為了這門課,我還事先向訓練課程的負責人報備,然後又向上課老師打招呼,總之,一切很小心,不希望我的出現打擾他們,不過,每天在裏面鬼混,總是受人注目,這是之後才知道的。 診所內部課程是以緬甸文進行,我完全聽不懂,就在其中出現的幾句英文名詞加上黑板上的簡圖中猜想其義,下課後再向學生詢問課程內容,就這樣一點一滴的瞭解他們,我發現針對醫學專有名詞,診所內很難找到字典可查,老師說應該有幾本,數量很少,若能多幾本會更好,為此,我調查圖書館及住院部的書目情況,最後,買了一本醫學字典捐給住院部;電腦教室平日早上八點有課,師生都是當地人,完全達到自主自立運作的目標,只是津費限制,不能使用好的網路服務,以致網路經常處於斷線狀態,診所旁邊就有私人經營的電腦網路可用,但,因為收費關係,對於診所內的居民總是負擔。 診所內有很多人居住,這是之後才知道的事,多半是由難民營轉過來參加訓練課程的人,有醫療專業、醫療管理及孕婦保健三種課程,內部通行語言是緬甸文、甲良文及英文,內部的作文比賽是以緬文及英文雙語進行,英文溝通大致可行,因為咬音有差異,通常會拿一張紙寫下關鍵字,甚至畫圖以輔助表達,因此對於緬甸內戰緣由,乃至於流離失所的痛苦感同身受。   甲良人是緬甸少數民族中的大宗,甲良人有自己的語文、服飾及國旗,英國佔領緬甸承諾讓甲良人獨立而後失信,以至於甲良人與緬甸政府一直處於爭戰狀態,甲良人據說是蒙古族裔,從外貌上看不出與我有何不同,甚至在我曬黑之後,在診所外也曾被誤以為是甲良人,在診所內也很自在的到處亂跑,可能因為被診所內的一些人所認識吧!電腦教室負責人是診所職員,公共關係室是窗口,志工中有基督徒,假日一起去做禮拜也就混熟了,醫療課程的學生可以和我小聊一下,甚至拉我去看他們的球類比賽,就在診所後門的大空地上,大約下午四點半以後,也有一些人跑步,因為堅持分享,因此吃過他們的早餐及晚餐,也參加過診所內舉辦的婚禮,這種喜事,一堆人請我一定要參加,這些都讓人覺得自己好像是診所中的一員。   垂死之家與梅道診所對我來說有極大的不同,在垂死之家,洗衣、洗澡、餵飯及餵藥等,工作內容明確,大多沒有困難,從早忙到晚,專心於做事,以致於欠缺傾聽與觀察,在梅道診所幾乎什麼事都沒做,因為我不是醫生,停留時間又不長而無法進行技藝訓練,所以,大多數的時間花在聽課或聊天,讓我看到一些可能協助的事項,比如圖書館的整理與書籍充實的問題,也可能因為有時在國內兼課,關心教育問題,所以在診所內看到教育而不是醫病關係,這裏是個值得親自來看的地方,仔細觀察就是最重要的功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