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女醫生辛西雅與梅道診所

關於部落格


#flickr_badge_source_txt {padding:0;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color:#666666;}
#flickr_badge_icon {display:block !important; margin:0 !important; border: 1px solid rgb(0, 0, 0) !important;}
#flickr_icon_td {padding:0 5px 0 0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text-align:center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img {border: 1px solid black !important;}
#flickr_www {display:block; padding:0 10px 0 10px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3993ff !important;}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hover,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link,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active,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visited {text-decoration:none !important; background:inherit !important;color:#3993ff;}
#flickr_badge_wrapper {}
#flickr_badge_source {padding:0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666666 !important;}

www.flickr.com






  • 198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那土地上的人、梅道診所與我

今年初幸運地有機會讓自己放個長假,透過網路聯絡上了位於泰緬邊境美索鎮的梅道診所 (Mae Tao Clinic),並踏上了為期三個多月的公益旅程。緬甸曾是東南亞的魚米之鄉,卻在軍事獨裁與高壓統治之下,成了貧窮落後的代名詞。 1988年的學生運動,被列為黑名單的緬甸女醫師-辛西雅(Dr. Cynthia) ,被迫流亡到泰緬邊境,創辦了克難的梅道診所,至今已18個年頭,提供了診療和庇護的服務,給同樣受到迫害而流離異鄉的難民,及在泰國打零工的貧困緬甸同胞。辛西雅醫生長年來的無私付出,更讓世人尊稱她為"緬甸德蕾莎"。 雖然只是趟短暫旅程,但對我來說,無論是臨床上的醫療診治,以及如何面對醫療資源的匱乏,都讓我這個畢業沒多久的醫學生,深刻體悟最根本的醫病關係和醫學實踐。心想習慣了台灣現有的醫療系統,其實很容易讓人忘了最根本的東西,在這裡我重新檢視了自己的生命經驗與價值觀。 在梅道診所我扮演著一個輔助者的角色,並不會也不需要直接單獨問診,而是協助那些由診所訓練出來醫護人員的看診工作,當他們覺得診斷困難的時候,我們經由互相討論,共同尋求最適宜的處理辦法。如此的激盪交流,對我而言,是在學習,也是在成長。 許多時候,一個看似簡單的診斷,得要考慮很多的因素。例如病人從緬甸走了大老遠的路來求診,卻沒有足夠儀器可以做診斷或治療,要動手術也只能轉診到泰國醫院,但這些貧窮難民既沒有身分、更負擔不起這樣的費用。雖然自己常會因此相當掙扎,陷在病人應該享有醫療權利和資源不足現實之間的衝突,但所有工作夥伴仍在最有限的資源下,努力爲患者做出最妥善的處置。 或許當初來當志工是為了滿足一份小小的成就與虛榮感,但隨著日漸熟悉這群善良的朋友,雖然他們並沒有機會像我一樣接受多年的醫學院訓練,但他們始終都是這些緬甸難民真正的守護者。心中那份最初的志工心情早已不同,進而轉化成一種友誼關係,是種和朋友們一起真誠服務的感覺。 每當我有機會問起這些夥伴為什麼離開故鄉而來到泰國時,聽著他們訴說起擔心緬甸軍隊的夜半伏擊、強徵民伕、焚燒房屋,以及地雷遍佈的生存恐懼,種種暴行迫使這群人不得不離開心愛的家園。殺戮、恐懼、逃亡,已不是電視上秀出的戲碼而已,卻在緬甸這個飽受軍政獨裁的地方真實發生著! 這段日子以來,深刻感受到這些緬甸朋友對於回家的渴求;無奈的漫長等待,卻沒有減少他們對看診的熱忱、對患者的關懷,不論是非法外勞與難民,或是翻山越嶺跨過界河來求醫的病患,都在這裡獲得基本的協助。這群非正統訓練的醫療人員,盡己所能,運用有限的設備和藥物守護弱勢同胞的健康。 如今,走出醫院白塔,跨出台灣海島,步進難民營,穿越外勞村,我經歷了在台灣未曾想像過的景象:人們取用池塘的污水,瘧疾威脅的小生命,孩童在茅草屋席地讀書,被逮捕而遣返的不安;但這群人卻沒有放棄希望,而是選擇勇敢面對,除了衝擊與感佩縈繞之外,也讓我更想要為這塊土地的人們多做些什麼…。 幸運地在泰緬邊境結識不少新朋友,有一群來自台灣到診所參訪的高醫夥伴,以及進行數位服務的中原學生,更與長期在此服務的良恕姊和樹盛哥相識,雖然爭戰與貧病,不是來幾個月或小額捐贈就能改善些什麼,但我們仍希望在離開之後能夠以行動力來延續這份情誼。 難民朋友回家的路或許還很長,但我們仍可選擇不冷漠。梅道診所與泰緬邊境只是個開始,也是讓我們單純地想做些事情的啟端。想向在台灣的每位朋友分享這些地方、這些人的勇敢故事,一起懷抱著更謙卑的態度,去理解這廣闊的世界;同時,我們也相信藉由持續不斷的關懷和參與,一份人道精神會深植台灣社會,將更豐實你我的心靈。 每年的6月20日是世界難民日,這一天提醒著我們世上仍有許多人因戰火而流離失所,他們雖然失去了家園,但仍堅持著希望。 很多人問起我,會不會再回去梅道診所服務?我的答案呢,絕對是肯定的! 此刻,我已再次來到泰緬邊境,要與我的難民朋友一起工作,協助這些貧病卻勇敢的人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