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女醫生辛西雅與梅道診所

關於部落格


#flickr_badge_source_txt {padding:0;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color:#666666;}
#flickr_badge_icon {display:block !important; margin:0 !important; border: 1px solid rgb(0, 0, 0) !important;}
#flickr_icon_td {padding:0 5px 0 0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text-align:center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img {border: 1px solid black !important;}
#flickr_www {display:block; padding:0 10px 0 10px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3993ff !important;}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hover,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link,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active,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visited {text-decoration:none !important; background:inherit !important;color:#3993ff;}
#flickr_badge_wrapper {}
#flickr_badge_source {padding:0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666666 !important;}

www.flickr.com






  • 198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爲了孩童學習的機會而奮鬥

然而裘的這個上學夢,兩年前終於實現了。他說他要謝謝他的「天使般的辛西雅醫師」。他所就讀的學校是1997年由辛西雅醫師所設立的。辛西雅長期在泰緬邊境提供健康醫療救助給窮困的緬甸人民,她與所創立的梅道診所,現今已服務超過十五年,倍受國際社會的支持與肯定。 這間小學,就坐落在梅道診所的對面。現在有兩百多位的學生,其中絕大多數是在美索地區,赤貧的緬甸移工孩子。 與當初的實際需求而催生了梅道診所一般,這間設備簡陋,沒有課桌椅的小學,也是為了滿足當地被屏除在泰國教育制度的羽翼照顧之外,無法享有基本教育權利的緬甸孩童,希望讓他們有個地方可以拿起書本、大聲朗讀,有個學習的環境。 「最初時,我們是從育幼院開始的,那時候只有約20個蹣跚學步的小小孩。」 辛西雅回憶道。經由當地人們不斷的口耳相傳,越來越多的父母帶來他們的孩子, 慢慢的,學校也漸漸因人數的增加而擴大,變成了一間提供小學基礎教育的學校。 「去年有五十幾位孩童從四年級畢業,要升上五年級了。但是我們的目標並不是只是設立五年級或六年級;我們有一個更長期的目標要去經營。」辛西雅醫師說。 長期提供人道服務的辛西雅醫師,對於泰境日漸增加的緬甸同胞,他們的下一代正面臨一個沒有前途的未來,她非常憂心:因為即使在泰國,他們依舊成為了無國籍的國際流浪者。 「我們無法預期到底什麼時候,這些孩子才能夠回到緬甸去。因此,我們必須要讓他們受教育。我們也不能夠只給他們傳統的教室學習,必須有要更多符合當地實際環境需求、適合當地孩童的教育。」她說道。 「我們現階段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使這些孩子們接受適當而完整的教育。就算現在緬甸的政治局勢有了較好的轉變,我們也不能保證所有孩子都可以馬上回去;而教育是長期紮根的工作,無論是正規教育或者是生活技能的訓練,都是一樣重要的,不能拖延。」 正當梅道診所積極的提供非正式的教育給青少年,向他們宣導重要的生育知識、 試圖降低未婚生子、遺棄小孩等問題,以及愛滋病的認識與了解之時,這個對面的小學校,也以另一種方式,一點一滴的將克倫與緬甸傳統文化的根基,輸進孩童的成長過程中。 從教室裡傳出了克倫與緬甸歌聲,孩童歌唱的回音瀰漫校園,在這裡,他們得以學習家鄉的母語,伴隨輕快的音樂。「滯留在泰境的孩子們,還是需要學習泰文的讀和寫,這對他們在這裡的生活很重要。只是目前侷限於有限的資源,我們現在還無法這樣做。」辛西雅醫師說。 裘,就是一個例子。他說他想要學習更多的泰語。「我走在路上時,街上的標誌我總是看不懂。」這個男孩用標準的泰語說著,「我很害怕會迷路,或者會因為看不懂而被壞人騙。」 然而,終於可以上學了!對於裘來說,已經夠讓他滿足了,即使他並不清楚到底這個學可以上到什麼時候。裘的媽媽在鎮上賣蔬果,是一個非法的移工,同時也是整個家庭的唯一經濟支柱。靠著微薄、不穩的收入,照顧著全家大小。雪上加霜的是,這樣一個家庭還得擔心滯留國對於外來移工懸而未決的態度與政策。 他們就在隨時都會被趕走的陰影之下,一天度過一天。 在一個無法預知的大環境之下工作,對於辛西雅醫師而言,已經不是頭一糟的新鮮事了。然而她的信念在於:「一次一件事,然後一步步、循序漸進的持續去做。」 當下她正面臨著如何協助更多的孩童就學,而同時又維持學校的運作順利。「這些孩子很多都散居在美索偏遠地區、不易抵達的地方。因為交通的問題,無論再怎麼想上學,還是有很大一部分最終無法來上學。」她說。 對於有幸可以來上學的孩童,學校向家長收取些許捐助費用,以維持學校的營運: 每個孩子收取象徵性的入學費150泰銖,與每個月30泰銖的學費。然而這樣的收入,對於這藉著各界捐款而成立的學校而言,一直都是相當大的挑戰,特別是捐款的來源稀少而又不穩定的情況之下。 孩童的家長也得幫孩子們買制服、文具用品與書籍。午餐也得由家裡準備好帶到學校。實際上,有很多的家庭根本負擔不起這些開銷。於是,學校又介入給予協助。 除了這些基本的物資需求之外,學校也需要再招募、訓練新的老師。同時,也必須設計出一整套適宜的課程規劃,主要目的是為了讓學童能夠銜接上泰國當地的教育系統。 「可以做的事情有很多。」辛西雅醫師說,「我們需要更多的協助一起讓它們實現。」 13歲的波貝,爸爸是個警衛,媽媽則是在田裡幫事。小小年紀的他說,以後要到城市裡找到一份好的工作,照顧終日辛苦工作才讓他能夠上學的父母親。 同樣的,裘,即使知道自己的命運很可能也是成為一個受到剝削的勞工,但是他不曾放棄過希望。這個孩子說,「我想要當一位醫師,因為我想要幫助生病和貧窮的人,就像辛西雅醫師一樣。我很尊敬辛西雅醫師爲我們大家做的事情,所以有一天我也想能夠跟她一起幫忙更多的人,來報答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