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難民女醫生辛西雅與梅道診所
關於部落格


#flickr_badge_source_txt {padding:0;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color:#666666;}
#flickr_badge_icon {display:block !important; margin:0 !important; border: 1px solid rgb(0, 0, 0) !important;}
#flickr_icon_td {padding:0 5px 0 0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text-align:center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img {border: 1px solid black !important;}
#flickr_www {display:block; padding:0 10px 0 10px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3993ff !important;}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hover,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link,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active,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visited {text-decoration:none !important; background:inherit !important;color:#3993ff;}
#flickr_badge_wrapper {}
#flickr_badge_source {padding:0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666666 !important;}

www.flickr.com






  • 199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辛西雅醫師獲頒「麥格賽賽社會領袖獎」

麥格賽賽基金會(Ramon Magsaysay Award Foundation),是在美國洛克斐勒基金會(Rockefeller Brothers Fund)及菲律賓政府的共同支持之下成立。此基金會是為了紀念菲律賓第三任總統雷蒙麥格賽賽(Ramon Magsaysay),對於提倡菲律賓民主政治的不遺餘力,及其務實作風對於菲國人民的貢獻。基金會於1957年成立後,便致力於表揚東南亞區域內對於促進民主、社會進步,及人民福祉有具體事蹟的實踐家。 這個有亞洲諾貝爾獎之稱的麥格賽賽獎,在1991年時,也同樣將「社會領袖獎」頒發給台灣的「慈濟基金會」創辦人釋證嚴法師。由證嚴法師草創的「慈濟克難功德會」,從最初只有十幾位法師製作手工品以募款行善,到如今不僅吸引了百萬信眾一起齊力服務,慈濟人的身影足跡,也遍及海內外。 出生於1959,位於Moulmein一個克倫(Karen)村落的家庭,辛西雅醫師而後就讀於Rangoon大學的醫學系。1988年間,當緬甸軍政權發動血腥鎮壓境內的民主運動時,辛西雅醫師正於家鄉鄰近的克倫村落進行實習工作。急忙收拾著簡單衣物及一些醫療書籍,辛西雅醫師便與其他呼籲緬甸民主化的學生們,一同潛逃到位在邊境上的泰境小鎮--美索(Mae Sot),開始了流亡在外的生涯。為了膚慰這些數以萬計逃離家園的難民心理上的創傷,與眾多生理疾病的實際需求,在極簡陋的建築與殘破的房舍裡,辛西雅醫師在獨立無援的狀況下,毅然決然的在美索邊境小鎮上,就這樣開展了梅道診所服務緬甸同胞的重擔。 這個臨時搭建起來的診所,在起初完全沒有任何的資源。辛西雅醫師與她的幾位同伴們,靠著一些消毒過的廚具與基本用品,加上從鄰近難民營募集來的藥品,在極端惡劣的條件下,開始了診所的運作。所有的工作都落在辛醫師與同伴們身上,她們花了許多時間及精力,投注在當地頻繁的常見疾病治療,好比瘧疾、呼吸系統感染、腹瀉、槍傷,與地雷創傷等,並且開始了防治宣導工作。 為了使得更多緬甸境內的受難人民能得到基本的人權保障與醫療協助,辛西雅醫師也著手開始一連串的人道醫療訓練計畫。她親自訓練了一批批的醫療照護人員,名為背包醫療隊(backpack medics)。這些醫療隊員深入緬甸境內山區,帶著藥品和必需品,提供給在深山裡躲避緬甸軍隊蹂躪的苦難同胞,並進行骨折醫治,及就地簡易外科手術。到1996年,已經有六座戰地醫療棧,被設立在位於緬甸的克倫族居住區域內。 同時,也因為實際需求,醫療隊開始著手於村民對生育照護的知識訓練,設置公共衛生廁所;辛西雅醫師也為了培養和宣導衛生觀念與營養的重要性,開辦了許多村民的訓練課程。她深切的明白,在緬甸境內受到軍政權荼毒而流離失所的人民,才是最最需要伸出援手的第一群。 於是這樣的僻護與健康人權的關照,始終沒有間斷,直到緬甸軍政權對於所有克倫村莊展開大肆清剿,向克倫族人展開大規模離經叛道的暴行時,數以千計的難民潮開始大批的湧進泰國境內,許多受到軍政權殘害的傷者,一批批的來到梅道診所求助。 眼見如此的情景發生,一批批的同胞受難,令辛西雅醫師感到痛徹心悱。於是她更是想盡辦法尋求各項資源,來擴大、增強梅道診所的設備與醫療。難民們的痛, 使她幾乎忘記了自己體力的不堪付荷,到處登門尋求可能的援助。在她夜以繼日不斷的努力之下,除了得到一些急難救助的機構協助,也獲得了幾個國際非政府組織的支援。逐漸地,讓這個已經成為緬甸難胞醫療與僻護的中心,一年又一年的擴大,能更能發揮它的功能,照顧更多弱勢的人民。 現今,梅道診所依舊為極度缺乏醫療資源的緬甸勞工、貧苦村民,提供基本的診療服務。每年有數百位新生寶寶在此誕生,近千附眼鏡配給需要的患者,診所內的醫療研究和義肢工廠,也有了相關的資助湧進。在2005年,診所總共提供了近十萬人醫療協助,解決許多滯留在泰境的緬甸人民,生病時無處求援的迫切需要。同時,超過六十支由梅道診所訓練出來的背包醫療隊,也持續深入緬甸境內的山村,尋找更多受到緬甸軍隊迫害,長期躲藏在叢林中的村民,給予必要協助,並且在前線戰區設立了兩座田野診療站,希望能提供這些流離失所的人們持續的健康關懷。 這些泰緬邊境難民們的生活是艱苦的,也同在這裡生活的辛西雅醫師感受到的,卻並不只是這些苦痛。因為,苦痛並不僅僅來自於受到戰火摧殘的身體,如同許多不公平的遭遇,其實需要的是不斷的運動,喚起眾人的意識,並且組織起強烈的聲音,訴說屬於每一個人的天賦人權。辛西雅醫師因此,也致力於許多難民婦女運動團體的催生,開辦中小學校,起身與大家一起投入難民青年的教育工作,致力於革除難民在惡劣環境之下,所衍生的種種問題。她相信經由眾人共同的努力,才能讓世界看見,即使是身為難民的緬甸克倫人,也是不遺餘力的爭取著每人都應享有的基本人權的尊重。來自於國際社會的肯定,也讓這樣的堅持,更為確定。 辛西雅醫師目前與她的先生,及兩個小孩仍滯留在美索,暫居在與梅道診所一牆之隔的巷弄裡。近二十年了,至今她仍舊以捍衛緬甸人權,不斷為所有緬甸人民奔走請命,還給緬甸人民一個自由的家鄉。辛醫師在多次的訪談中,都流露了她的夢想:「希望有一天,能夠再次回到故鄉;我的雙腳,能夠再度踏在溫暖的緬甸土壤上。」 世界衛生組織之前就評選緬甸為全球健康醫療系統最壞的國家之一。而就在泰緬交壤的這個美索邊境小鎮上,「我們已經在改變這個事實了」,辛西雅醫師說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