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女醫生辛西雅與梅道診所

關於部落格


#flickr_badge_source_txt {padding:0;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color:#666666;}
#flickr_badge_icon {display:block !important; margin:0 !important; border: 1px solid rgb(0, 0, 0) !important;}
#flickr_icon_td {padding:0 5px 0 0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text-align:center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img {border: 1px solid black !important;}
#flickr_www {display:block; padding:0 10px 0 10px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3993ff !important;}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hover,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link,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active,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visited {text-decoration:none !important; background:inherit !important;color:#3993ff;}
#flickr_badge_wrapper {}
#flickr_badge_source {padding:0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666666 !important;}

www.flickr.com






  • 198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回家的路還很長,但希望在...

他們從來不曾放棄

梅道診所(Mae Tao Clinic)就在美索鎮上,1989年由辛西雅醫生所創辦。當初創辦診所是為了給逃難到泰國的甲良同胞提供醫療服務,沒有任何願景鴻圖。可是,一年又一 年過去了,梅道診所逐漸擴大,服務範圍越來越廣。這實在是讓人痛心的事,因為需要協助的人,有增無減。

二十多年來,學生運動被武力鎮壓、甲良民族聯盟軍隊敗北等等事件所形成的難民潮以外,無時無刻都有人越過邊境來到美索與附近山區──他們或許是因為家園被 緬甸軍隊所毀,又或許是因為貧窮。這些人,有的住進了難民營,有的卻流落在市鎮邊緣,從此,承受泰國雇主的苛刻、躲避警察的檢舉、忍受惡劣的居住環境,便 成了他們生活的主調。

這一群甲良人,泰國不承認他們的身分,有者因為參加民主運動,已被緬甸政府列入黑名單。他們不只沒有未來,連當下的日子都困難重重──沒有醫療服務、子女沒有教育機會……
辛西雅不忍。

她一直覺得自己並不是在做甚麼偉大的事,“我只是做我應該做的事。”梅道診所,是這個大時代的產物,它見證了一群無根子民的苦難。

逃難到泰國時,辛西雅剛畢業自緬甸仰光醫學大學不久。當年,緬甸軍政府的集權、專制與殘暴激起了國內大學生的民主醒覺運動。她原本對政治並沒有興趣,但人民的苦難迫使她加入了反政府組織。後來,坦克車與炮彈將他們趕到了泰國,開始一段流亡生活。

初時,辛西雅以她的專業知識幫忙治療一起逃難的民眾,他們大多患有瘧疾或是營養不良。不久後,梅道診所便成立了。2006年,8000名以上的民眾接受診所的醫療服務。

照料戰亂餘生的同胞

梅道診所主要服務對象是甲良難民,但實際上,來此求診的還有緬甸難民和美索本地的貧窮泰國人。不管對象為何,辛西雅皆來者不拒,因為她知道,凡是會來到梅道診所的人,就是極需要幫助的人,醫院除了免費提供醫療,還免費供應病患及家屬食宿。

我們來到梅道診所時,是下午時分,據說已經過了診所最繁忙的時刻。這裡一點都不像診所,而像是社區。一塊空地上搭起幾間水泥屋,充當診療室、檢驗室、產 房、住院病房。人不多,因為掛號問診多在上午進行。然而,診療室外的花圃還坐著一些人,孕婦坐在樹下打盹、光著腳的孩子們在沙地上消磨時光、老人家圍坐閒 聊……他們大概都已失去家園,梅道診所是他們現在的家。

我們穿梭在梅道診所,從告示牌得知各建築物的用途,有手術室、看診室、產房、病房……在這裡,一切都回到原單純的層面,以最匱乏的物資,做一些最實在的事。從一個狹小的走道進入,是義肢工廠──地雷,是邊境貧民的夢魘之一。

我想拍一些照片,但賴樹盛提醒最好由診所職員陪同。另一位在泰緬邊境服務的台灣人黃婷鈺曾說:這裡甲良民眾之間都有這樣的傳言:他們當中或許混著緬甸的情 報人員。許多甲良難民的家人還留在緬甸,他們一般上都很低調,若公開參與反緬甸政府的活動,他們擔心遠在家鄉的家人的安危。”對於媒體的曝光,他們始終小 心翼翼。

對教育與孩子的關心而奉獻

辛西雅很忙,每天有處理不完的工作、開不完的會議。我們在樹下談話,時間很短,而辛西雅醫生的平實,及柔美的臉龐,無法不叫人留下深刻印象。 即使承受著工作重擔與經濟壓力,她始終是平靜、穩定。

在《辛西雅與梅道診所的故事》一書中,與辛西雅的相識15年的德籍女醫生英格說:“許多人以為,我幫助辛西雅醫生是被她的理想感動。其實不然。辛西雅醫生 不是一個有理想的人,她並不想刻意去做甚麼,而是做當下她認為應該做的事。她真正感動我的,是她的同情心、憐憫心、謙虛、耐力和踏實,不論做甚麼,她永遠 是實實在在,遇到再大的難題,她總是平靜、耐煩,勇敢地面對。”

“在這裡面對最大的困境是,難民人數一年年增加。緬甸人越過邊境到泰國來,這絕對不是單純的政治、經濟、教育、醫療問題。當中涉及的層面太廣了。甲良人與其他族人已經在這裡住了下來,我們需要的是一個社區的支援。無奈的是,兩邊的政府都不管這些。”辛西雅說。

辛西雅唯有投入實務工作。這是我身處的社區,我只是在做我應該做的工作。”梅道診所得到國際組織與慈善團體的協助,規模逐漸擴大,服務更趨完善。除了醫療 工作,梅道診所定期為難民青年提供醫療訓練課程,以及推展婦幼保健工作,許多受訓後的青年更留在診所服務。據統計,梅道診所至今已服務超過50萬名難民。

到來的難民在這裡結婚生子,下一代開始有教育的需求。1994年開始,辛西雅創辦幼教中心,後來再辦小學與中學。這是一項不容易的工作,但是眼看孩子們因為身分問題無法進入泰國學校就學,辛西雅還是集合了各方資源,把學校給辦起來了。
“在這裡流離失所的人越來越多,表示情況更為嚴重了。今年,需要接受教育的孩子人數比往年增加了二至三倍。我們不應該只是關心醫療的問題。

來自梅道診所的呼吁

就在出發往美索的前幾天,那裡的朋友傳來一篇在梅道診所部落格貼出的文章,題為《來自梅道診所與辛西雅醫師的緊急呼籲》:

“(節錄)我們很不願意的發現了,梅道診所目前的資源,將不足維持它的營運到今年年底。

自今年起,有越來越多從緬甸境內來到診所求助的患者。這樣的狀況除了因為緬甸境內持續動盪的局勢外,也讓診所的診療、轉診、住院等費用大幅超過預期。

由於泰銖的持續上漲,導致我們今年的資源因為匯率而嚴重短缺……

梅道診所經營的學校,學童人數從去年的401位學童增加到800位學童;而住宿學校的學童也從原本的175位增加到424位……
而今年緬甸境內的軍政迫害擴大,許多父母冒險將孩子送來泰緬邊境,確保孩童生命安全和接受教育的機會……

……最後,梅道診所也擔負起對於緬甸民主化、維護普世人權價值的倡議責任……我們需要更多人的投入和捐款,以維持不斷向世界發出邊境緬甸人民的聲音。

梅道診所在今年年底之前,極需要美金200,000的緊急款項,幫助我們度過這危難的日子,以解決診所今年的危機,持續服務泰緬邊境上的緬甸弱勢人民。

這是艱巨的工作,辛西雅默默承擔、不卑不亢。泰緬邊境難民真正需要的是:世人聽到他們的聲音。”


跟同胞們同甘共苦

1988年一場由緬甸學生、工人與僧侶發起的民主運動,釀成血腥鎮壓與流血衝突,辛西雅加入逃亡行列來到泰國美索。

“離開時,原以為最多半年情勢就會穩定下來,便能夠再回家與家人相聚。沒想到這一待,20年就過去了……”

以辛西雅目前在國際社會的聲望,要到歐美國家去定居並不成問題,但她絲毫不為優渥的生活所動。我從緬甸來,最終還是要回到我的故鄉緬甸。身為緬甸難民,不是我個人的問題,而是所有跟我一樣流離失所的同胞共同的處境,即使受苦,我們也要在一起。

辛西雅在上個星期度過了她的48歲生日,在美索,她已經住了20年。她知道,邊境線上的每一個流離失所的人,都與她一樣,有著深植心底的鄉愁。只是,緬甸獨裁政府依然大權在握,難民們回家之路,不知幾時成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