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女醫生辛西雅與梅道診所

關於部落格


#flickr_badge_source_txt {padding:0;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color:#666666;}
#flickr_badge_icon {display:block !important; margin:0 !important; border: 1px solid rgb(0, 0, 0) !important;}
#flickr_icon_td {padding:0 5px 0 0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text-align:center !important;}
.flickr_badge_image img {border: 1px solid black !important;}
#flickr_www {display:block; padding:0 10px 0 10px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3993ff !important;}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hover,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link,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active,
#flickr_badge_uber_wrapper a:visited {text-decoration:none !important; background:inherit !important;color:#3993ff;}
#flickr_badge_wrapper {}
#flickr_badge_source {padding:0 !important; font: 11px Arial, Helvetica, Sans serif !important; color:#666666 !important;}

www.flickr.com






  • 1984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戰火下的生活故事

◎圖文摘譯自:《Inside news》http://newsinside.wordpress.com/,2009年3月 【住宅】被迫遷─我的家在流眼淚
泰緬邊境聯盟(TBBC)估計,緬甸軍隊大約有三分之一的部隊在東緬。村莊被軍隊強迫搬遷,而那些不遵從命令的人則會被軍隊視為敵人。TBBC的報告說,1996年至2006年在緬甸東部,有多達3,200個村莊被摧毀、被迫遷徙或因此廢棄。INSIDE NEWS的報導係在緬甸東部訪問被迫搬遷的村莊,以了解人們如何應對。 被迫搬遷到Kler Lwee Htoo區的村民說,由於各種限制和迫害人權的軍隊橫行,他們正面臨越來越多的謀生困境。 村民說,他們無法得到足夠的食物、無法獲得醫療保健,子女也無受教育的機會。 在山區的Kler Lwee Htoo區,流離失所的村民也因為緬甸的軍事行動、勒索威脅和強迫勞動的命令,而一直無法自行就業、工作。 根據境內克倫人迫遷委員會(CIDKP)的田野工作者表示,村民們也回報在這個新遷地點,對謀生是沒有任何幫助的。 一位村民Maw Keh Tha Per Kho回想問題是怎麼開始的:“自2006年以來,緬甸軍隊的軍事行動指揮第16部來到我們地區,並開始實行對村民的種種限制。有時我們不能去工作,我們必須要留在村裡。我們面臨糧食短缺的問題,這是因為我們不被允許去照料我們的田地或農作物。“ 村民也因從山區被迫遷到平地而受苦。在過去,他們使用的刀耕火種等方式來種植,現在,他們則必須設法以工人的身份討生活。這對這些村民來說非常困難。 一位來自Yu Lo村的村民說,她家的問題就是生活總是充滿眼淚。“如果條件繼續惡化,我們最終必須為了食物而乞討。“ A Ko Ni村民說,她不想要搬家,但卻對此完全無力,這讓她完全心碎。“我面對著大問題。在此之前,我們為了不搬家而給緬甸軍隊錢,但結果並沒有不同,他們欺騙我們,我們仍被迫遷移。我的眼淚就是來自於我必須離棄我的房子、我的家!“ 【安全】緬甸軍隊攻擊村莊
緬甸軍隊持續在東緬甸進行對克倫村莊的鎮壓行動。INSIDE NEWS記者最近訪問了衝突地和當地捲入衝突的村民。 緬甸陸軍步兵第562營,對Play Hsa Lo村發射迫擊砲,並導致 9人受傷。 目睹戰鬥的村民Naw Eh K’ Lu告訴INSIDE NEWS說,緬甸軍隊的部隊,大約在Play Hsa Lo村一英哩外的距離,以機槍射擊,並以迫擊砲攻擊她的村莊。 “大約在晚上8點,士兵發射的迫擊砲進到村莊。迫擊砲彈擊中Saw Soe Shwe的房子,炸傷了他的三個孩子和其他6名村民。很可怕!Ko Min Khin的脖子有三處被擊中,而且傷勢嚴重。“ 村民們說,在Play Hsa Lo村附近的軍隊營地,經常以機槍和迫擊砲彈對著村莊開火。在其他村莊也有類似的情況─ 村民生活在恐懼中,擔心有一天迫擊砲會擊中他們。 Naw Eh K’ Lu說,村民們試圖把傷者帶到緬甸軍隊的營地接受治療,但士兵們並沒有治療他們。最後受傷的村民,是用草藥包治療槍傷。“彈殼碎片仍然在他們的身體裡,因此,他們唯一可以做的是,把傷者帶到提供傳統民俗療法的地方接受治療。“ Play Hsa Lo村是由緬甸軍隊指定迫遷的地點,它位於Maw Nay Bwa區域內Taungoo區的Tantabin鄉。被迫遷到Play Hsa Lo村的人來自Yer Lo村、Plaw Baw Der村、Lay Ho Lo村和Po Pah村。Naw Eh K’ Lu說,因為軍人施加了種種限制,在Play Hsa Lo村沒有任何交通運輸系統或工作機會。 “軍隊已經封鎖了道路、並開始以簽發通行證的方式管制,因而到外地工作非常困難。即使Play Hsa Lo村是官方指定的搬遷地點,也沒有診所或藥物給村民,生病的人必須回去找傳統醫生的治療。這裡也沒有學校,很多孩子不能上學。“ Naw Eh K’ Lu譴責軍事政權所提供的迫遷地點缺乏基礎建設,以及強迫村民勞動的問題。“他們命令我們建設道路、搬運軍隊的糧食補給,並收集竹子以製作營地和村莊周圍的圍牆。“ 【就業】我們想要工作…
給薪工作的機會短少、軍事的攻擊和侵犯人權的行為,迫使少數民族的青年男女離開 緬甸村莊尋找工作,或試著在鄰國找尋更好的生活機會。內幕新聞在克倫邦的報導如下:在Pa-an鄉的一位官方職員說,越來越多的克倫族青年正前往周邊國家,想方設法寄錢回來養家糊口。 Saw Shada Thein,Pa-an鄉的官方職員, 說明在當前形勢下的鄉鎮:“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去泰國和馬來西亞尋找工作,因為本地沒有工作機會。緬元的價值非常低,因此他們也試圖到泰國邊境找工作。“ 總部設在紐約的「人權觀察」證實這個說法,其在 2009年的世界人權報告中表示,有數以千計的緬甸難民和移民工人前往孟加拉、馬來西亞、泰國、印度和新加坡,試圖從緬甸的政治動盪和經濟危機中找尋一線生機。 Saw Shada Thein表示,他擔心那些在其他國家的克倫年輕人。“在其他國家工作是很危險的,特別是對年輕、缺乏經驗的人來說。他們的父母很擔心,有的父母還能聽到他們的消息,同時他們也會寄錢回家,但一些家長甚至不知道這些孩子是否還活著。“ 在Pa-an鄉,克倫青年組織的一名成員指出,現在也只剩老年人仍在田裡工作。“在收割季節,田地或農場需要聘請工人,但沒有年輕人、只剩老年人。本地田地或農場的工作無法支付足夠的薪水,因而年輕人只好離開以賺取足夠的錢送回家。許多田地或農場正在成為一片廢墟,因為沒有人可照料這些土地。“ 根據移民協助方案組織表示,移民工人需面對許多風險,如:許多人買不起合法文件,而且很容易被雇主和警察傷害,他們受到騷擾、逮捕和被驅逐出境。他們同時還需面對不擇手段的職業仲介與人口販運的問題。 克倫邦內A Bilin鄉的新聞官員對INSIDE NEWS表示,年輕人正處在一個困難的狀況。“而那些不移民到外的人,則必須面對來自的軍事政權的緬甸民族民主同盟軍(Democratic Karen Buddhists Army)和緬甸軍隊的威脅和騷擾。士兵們對村民勒索食物和金錢,也經常強迫他人為他們做白工。人民有一堆問題需面對,難怪年輕人決定在另一個國家冒險工作。“ 【摘譯人員:劉佳蕙─Tops泰國工作隊短期實習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